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花仙子论坛花仙子手机网站
为什么小领导很严厉大领导很和蔼?看完《人民的名义》我明白了
发布时间:2022-07-16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时不时地需要加个班,有时候走得晚就会碰到老板,他每次都是亲切友好嘘寒问暖,让我有种见到亲人的感觉。

  以至于当我犯错直属领导狠狠地批评我时,我内心都会暗搓搓地做对照:大BOSS那么高的职位对人都那么随和,怎么就你摆官架子。

  偶尔我会把这个困惑说给我一个长辈听,当时他和我说:这就像你爷爷对你从来都是和蔼可亲,即使你犯了错;可是你爸爸呢,只要你犯错就凶神恶煞,这叫隔辈亲!

  直到多年以后,我走上中层管理岗,才明白当时长辈真是一语道破玄机啊:职场中真的存在小领导讲话严厉、大领导和蔼的隔辈亲,而这背后的原因也值得一说,今天就来聊聊这件事。

  高层管理者,决策,关注方向性和战略性事务,确定企业发展方向,更多是管人。

  这年头很多人都有“人设”,这不奇怪!但是不管是谁,都愿意选择正面的“人设“,大领导亦如此。

  但是企业管理当中,不可能人人和蔼可亲,一团和气,否则员工就会偷懒,偷懒就会影响效益,没有效益企业就活不下去。

  那么,和蔼可亲这个人设当然要给到大领导,凶神恶煞就只能分配给小领导了。当然,如果你是个普通员工,你连凶神恶煞的资格都没有。

  前些日子,因为一个项目需要我们两部门一起开会。一个还在试用期的女孩子,大概是太困,靠着椅子睡着了,嘴巴微张睡得香甜。

  当时,公司一位副总也参加了会议,而且就坐她对面,第一个注意到了睡觉的女孩,看了三秒。女生旁边的一位同事注意到了副总的目光,赶紧推醒了她。

  但是,接下来,副总马上在只有中层管理的群里@了女孩子的上级,并发了一句话:现在,立刻,马上让她走人,不想再看到。

  女生的领导起身,叫她一起出去,五分钟之后就回来了,女孩子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司。

  我想,在那个女孩子眼里,大概觉得大领导特别和蔼可亲,而自己的领导却是严苛无情。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为了大领导的人设需要,两位领导唱的红白脸而已。

  只有你们多做恶人,我才能做好人,碰到员工给公司争光而不是丢脸,我就多拍肩膀多鼓励,发发红包皆大欢喜。

  如果你们连做恶人的勇气都没有,怕得罪人,我不觉得你是个称职的中层干部,你不就是自己该管的没管好,让我来做恶人吗?

  所以啊,大领导需要这种正面的人设,需要时不时地在员工有成绩时拍拍肩膀,员工犯错误时表现大度。

  对于一个企业的高层来说,这种人设是必需品,不仅仅因为他能增加大领导的个人魅力,还因为他代表了整个高管队伍或者企业的形象。

  试想一下,一个成天动不动对小员工发脾气的企业老板,如何给人传递能带领企业走向世界500强的正能量呢?

  沙瑞金对李达康说:达康书记,如果这件事不能完成,那我们怎么给党和人民交代呢?

  从上到下,似乎看起来越来越严厉。真的是沙瑞金和蔼可亲,赵东来“凶神恶煞”吗?当然不是。

  这一句话就道出了沙瑞金的隐忍、果断、清晰的头脑、可以瞒天过海的“伪装”。

  沙瑞金说话很柔,不是没脾气,是没必要。沙瑞金面对的是一群在体制内工作了几十年、输不起的人,并且他们深知沙瑞金的能量。

  沙瑞金大手一挥,祁同伟的省长泡汤了。在一群做梦都怕沙瑞金大手一挥,让自己回家的人面前,沙瑞金何必凶神恶煞呢?

  赵东来手握实权、靠山强硬,李达康就算对赵东来再不满,也没有办法影响其政治生命。李达康必须严厉,向赵东来传递一个信号:这件事如果你干不好,我不仅对你不满,还会和你结仇。

  至于赵东来呢?手下管着一批协警,临时工,段位高一点的也就是个队长,说乌合之众一点不过分。对待这样的人语气要更重,花式吓唬,吓到有了心理阴影,这样才好管理。

  高层掌握着资源,可以进行薪资调整、人事任免、岗位调动、奖金分配、制定政策,高层管人等,具有垄断资源优势。只要这些资源紧紧攥在手里,底层人玩出花来也不怕,维持体面简直不要太简单。

  而中层或基层小领导,手中没有资源,但是又要管人又要管事,怎么破?那就只能靠权力威慑,外在表现就是凶神恶煞,大声责备,以保持自己领导的权威。

  企业当中之所以有层级之分,是为了提高管理效率。但是随着层级的增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就会出现。而大领导和蔼可亲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规避这种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风险。

  开篇中提到的那位长辈管理一家工厂,他对中层干部十分严厉。在会议中,冲着中层管理拍桌子瞪眼,简直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开例会,一个主任迟到了十分钟,被他直接轰了出去。中层见了他都有那么一点怵。

  我和工人差了好几个层级,无论从职责还是个人修养方面,我都不能越级管理。管理工人是中层和基层管理者的事,我只负责管理好中层就可以了。

  这是因为:任何一个岗位、任何一个人,都有它的游戏规则,贸然越级管理可能会破坏游戏规则。

  一个员工会这样做,原因也许并非他疏忽大意,可能有别的方面的影响,而别的方面又被另一个因素牵扯影响。一个点牵出一条线,最后拉出一张网,关系错综复杂,最后结论就是:他不得不这样做。

  我服务了香港警队30年,认识不少人,也得罪不少人。不过在这30年,我学会了一件事,就是每一个机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不管是明是暗,第一步,学会它。不过好多人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死了,知道为何?自以为是。

  第二步,就是在这个游戏里面把线头找出来,学会如何不去犯规,懂得如何在线球里面玩,这样才能勉强保持性命。

  之前有个客户老板,有兵团情结,企业大院里挂着国旗,每周一由保安队把国旗升上去,周五再降下来。

  某个周一,老板进入大院时,发现没有升国旗,赶巧老板那天心情不太好,直接把当班的保安喊出来大骂了一顿。结果,可能那个保安那天心情也不太好,冲动之下,竟然把老板打了。

  所以,大领导不轻易地对小员工凶神恶煞,也是为了防止遇到这样的二杆子员工,做出意想不到的行为,丢了面子。

  面子丢了,权威就会被破坏,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会成为大众的谈资,这种心理落差对于长期呼风唤雨的大领导来说,简直如受刑般难受。

  所以,当大领导无法确定某个非直系下属会听命于他时,最优的选择是不与其直接接触,次优的选择是对其和蔼,而直接管理是下下策。

  现在你明白了怎么回事了吧。作为员工,当我们再次遇到小领导严厉、大领导和蔼的状况时,不用对大领导的“亲切”感动万分,也不要因为小领导的严厉而玻璃心稀碎,放轻松,这一切都是为了管理需要而已。

  当然,如果你能把工作做到精益求精,无论大小领导,怕都是对你和颜悦色的吧。